大屁股村妇浪水多

陆 源丨《列车与远方城市》(散文)

因为身处这片陌生、郁灼而动荡不安的广阔城区之中,我始终双脚离地,飘浮在湿乎乎的大团热气里。下午四点钟,当黄昏展开它骨瘦如柴的双臂,世界便开始朝宁谧生长。

搜狐网